喫茶去,吃得茶里有光景的味道

天气放晴了几日,阳光直射之下,花木低垂着身姿,光合作用下的人也显得慵懒,期待一场有雨纷至,是一件及时行乐的事,话语之间,空气中快速蒸发着水气,泥土气,一股热气从路面升腾上来,还没走多久的路,头上便满是盐豆子,汗水打湿着衣衫一片。

一位老者摇着铃铛,卖力的瞪着三轮,叫卖着盐水赤豆冰,一个方方的保温桶包裹着一层层的保温装置,粗大的红黑字体相间固定在显眼的位置,几个小孩子正从冷气散出的箱体内接过冰棍,一口咬下去,隔着老远一段路都听得到孩子们的嬉闹声。

总有某个时刻回想起一些人或者事,总有某种事物提醒我们季节的交替,夏天要吃冰,夏天要吃小龙虾,夏天要练三伏,夏天要穿短衣裤。儿时的夏天与今年的并没有太多不同,前者是提醒我们在人群里要学会和人沟通与交际,一起吃点什么是促成轻松愉快的媒介,后者是提醒人们又是一年居中过半,日复一日里苦中带着些许甜味。

到家第一时间便打开冰箱,拿出我自制的饮品,一个普通的矿泉水瓶,500ML的规格,瓶中撒上一些茶叶,直接凉白开灌入,冰镇3到5小时,喫前不忘摇一摇。

茶味与冰的口感融合为一体,一股鲜甜的口感在舌尖打转,对我而言,这是夏天的味道,比热茶刺激,比凉茶鲜香,与传统沸水冲泡不同,冰镇过水的茶叶将更接近原始的气息展现出来,叶片一样舒展,味觉依旧动心。

这种喫茶的方式,源于一次偶然的尝试,这次尝试也就这样陪伴了我好多个春去夏至的日子,第一次喫到这样的茶,是在多年前的夏天。

去欧亿平台的泉眼取水,来避暑的人很多,从半山腰径直上去,一路上都能看到上下山的人群,大多数人和我们一样,提着取水的器皿,不少人都是装回去泡茶,等了好一会,手提肩扛灌满两大壶,哼着小曲与友人往回走,一路上有说有笑,只是口干舌燥。你那还有水么?我问到。没了哦,这不就剩下个空瓶子了,友人说。

等等,干嘛不直接喝这泉水呢?我这还有茶叶,干脆泡着喝吧。友人说着就开始操作,席地而坐,空瓶成了盖碗,投入片片茶叶,顺着瓶口将泉水灌入,拧紧瓶盖,接着往前走。怎么还不让喝,我快渴死了,友人眼睛眯成一条缝,像是在做法,不着急,叶片还没散开,味道没那么快出来,就当是实验。

好吧,这样喫茶倒是头一次,那便就等等再尝吧,头顶着巨大的太阳,整个人被光线所覆盖,沿着环形的栈道走了好一段,听过各种昆虫和鸟儿的鸣叫,时间近了傍晚,上山的人也越来越少,不知是肩扛手提的太笨重,还是一路走的步子太认真,喫上这瓶泉水茶已经是到住地的时刻。

待一切安排妥当,轻轻拧开瓶盖,当茶水触及舌头的时候,整个人像是被一阵清风拂过,泉水的透凉与茶叶的滋味碰撞,在过喉处绽放,额头上的汗水也像是突然收紧了似的,整个人像是站在欧亿平台的山顶上,感受着风起时分外舒畅。

泉水的凉意是透的、静的、精致的,茶叶的香气是溢的、动的、粗旷的。这样的滋味顷刻间雕刻在了我的记忆中,我离开那儿好多年了,再不去欧亿平台,却还记得那里的泉水和那茶水的味道。

这个故事的尾声是:往后的日子,我去了很多地方,每个夏天来到的时候,我都会用这种方式泡不同的茶,像小时候吃盐水赤豆冰一样,带着它走南闯北,也把这样的茶味带给更多的人,我想等有那么一天,我不再为生活而奔波的时候,我也骑着三轮,手里摇着铃铛,在每个春去夏至的时候,把它带给你们,相信这种滋味也一定能停留在你心中最醒目的位置,当你驻足停下,说不定,远远回头的瞬间,一样能听到的是那阵阵去往心底欢声的笑。

喫茶去,吃得泉水泡的冰茶,喫茶去,吃得茶里有光景的味道。

作者:洪巍 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网络

投稿:成为弘益撰稿人。研究爱茶人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……分享对茶、生活、美学的践行与感知。在弘益茶道美学,用你的文字,标记你的美好。详询弘益撰稿人制度可加微茶师微信(wechashi)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